欢迎访问超级新闻场网站首页!

超级新闻场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娱乐 >

北大师生非要研究网文,这到底有什么用?

时间:2021-05-16 13:22 点击: 作者:超级新闻场
[导读]北大师生非要研究网文,这到底有什么用?,网文,北大,小说,金庸,邵燕君

  

北大师生非要研究网文,这到底有什么用?


  在北京大学,第一个发现网文出海的人,来自物理学院,姓冯。

  彼时冯同学正在做网文课的作业,这是中文系人气颇高的课程,要求学生们密切关注行业动态。冯同学偶然看到网友发帖,说老外也在读咱们中国网文,挺有意思。这件小事很快成为了他课堂报告的一部分。

  最初听到冯同学汇报时,网文课助教吉云飞没把这事儿看得特别重要。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,主管课程的老师邵燕君格外在意这项发现。即使已经离开新闻界多年,邵燕君依然保有极端敏锐的直觉,她坚持要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  在导师要求下,吉云飞在互联网上展开搜寻。他很快锁定了这家名叫武侠世界(WuxiaWorld)的网络文学翻译网站。当时网站还很年轻,规模不大,但发展极为迅速,已然成为具备影响力的小众流行文化。于是,吉云飞找到网站上留存的联系方式,向站长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。

  他并不知道站长是谁、人在哪儿。虚拟光标跳动,像是往大洋彼岸抛出一叶薄薄的纸船,随时可能倾覆在数据洪流中。

  

北大师生非要研究网文,这到底有什么用?


  武侠世界移动端网站页面

  两个月的漫长等待后,回信姗姗来迟。发件人署名“任我行”(RWX),这是武侠世界站长的ID。任我行曾经是一位外交官,他告诉吉云飞,那封来信不知何故被分进了垃圾邮箱。直到他定期清理时,才发现了这封来自中国北京的邮件,让它终于从垃圾堆中重见天日。

  取得联系时,吉云飞正在前往上海的高铁上——那是网络文学商业巨头阅文集团总部所在地,邵燕君即将带领学生们采访阅文集团。更巧的是,当时任我行恰好就在上海。双方一拍即合,吉云飞顺势把任我行约到了阅文集团。

  就这样,任我行与阅文也搭上了线,后者逐渐意识到海外市场的无限可能。本土巨头打起出海的主意,推出“起点国际”征战四方。两家网站此后多年的“爱恨情仇”,就从这时拉开序幕。

  纸船渡尽波涛,网文出海事件成为那年震动业界的大新闻。没有多少人知晓,北京大学网文团队曾为此做出了怎样隐秘而重要的贡献。

  1

  从租书店到燕园的旅程

  2021年,北大网文团队迎来新老交替的节点。一批元老成员将于今夏毕业离校,吉云飞就是其中一员。

  中学时,吉云飞最先接触到网文实体书。书店里的网络小说是相对精品化的,租书店的书籍库存则更多、更杂。每天他都是最晚来到教室的人,放学时则是最早离开的,一下课就跑到租书店去借书还书。

  由于担心书本被没收,吉云飞只在课间偷偷看两眼。租书店的小说印刷质量不佳,封面大多花花绿绿。以至于,当时同班女生都误以为他在看什么少儿不宜的读物。作为流言的主人公,多年后吉云飞才后知后觉地听说了这条传闻。

  和千千万万的网文爱好者一样,吉云飞逐渐从实体书转战互联网。网吧里同龄人“噼里啪啦”打游戏的时候,他独自在网络文学的世界里徜徉,中二时期的主要目标是成为仙人。

  之后,吉云飞考入北大。他惊奇地发现中文系居然有研究网文的老师,还开了专门讲网文的课。正是在这门课上,吉云飞认识了邵燕君老师。一学期课程结束,他表现得不错,本来想着到此为止。然而下一个学期开学后,邵老师忽然给吉云飞发消息,询问他这学期怎么没来上课。

  

北大师生非要研究网文,这到底有什么用?


  网文课上的师生

  起初吉云飞只觉得莫名其妙,心想哪有同一门课上两遍的道理?他搪塞过去,但也动了念头。网文课的特殊之处在于,它不是单纯讲授知识的课程,而是动态的、研讨的过程,随着最新动向不断更迭。

  到了第二年,或许是出于愧疚,或许是预感到某种可能,吉云飞再度选修了网文课。此后他把网文作为研究方向,跟随邵燕君团队开展工作。吉云飞就这样从资深读者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研究者,一路读到了博士。纯粹的热爱支撑着吉云飞,他笑着说:“大家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快乐的博士生。”

  一年又一年,网文课是不倒的营盘,少年人来自五湖四海,汇聚于此奉献热情与才华。吉云飞担任了很多年助教,他目送最早一批选课的师兄师姐毕业,也见证越来越多的新鲜面孔加入团队。

  

北大师生非要研究网文,这到底有什么用?


  燕园日暮

  时至今日,网文课已经走过了十个年头。目前,团队中的“老人”们分别去往不同的学术机构任职,参与交流的核心学者数量有近二十人。在邵燕君看来,研究网络文学终究是网络一代自己的事情,这些孩子伴随着网络文学一起长大,青春成长的记忆是不可复制的。十年一课,她期待学生们能各开一片天地,顺着自己的兴趣走下去。

  《北京大学网络文学论坛报》的发刊词中,吉云飞曾这样写道:“我毫不讳言,是网络文学启蒙了我;更不后悔,让网络文学陪伴我的整个青少年时期。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,现在的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,赞美那些曾经抚慰我、感动我、激励我的网络文学作品,无论有多少前辈、多少权威告诉我,它们是毫无价值的垃圾。”

  “我们是偷偷读网文长大的孩子,我们要为属于自己的网络文学发声。”

  2

  网络文学需要学院派视角吗?

  在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:“请问网络作家们会看专业的网络文学评论吗?”回答几乎是清一色的否定态度。

  网文作家“跳舞”认为:“目前文学界里,充斥着很多吃网文饭的,从传统文学评论界、理论界跨界过来搞网文的文学理论家、文学评论家……大部分,都是弄个选题胡乱搞点话题,然后来骗课题经费的。”作家“流浪的蛤蟆”称:“大多数网文评论,都是不咋了解网文的人写的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图文推荐

崇左刷卡机POS机代理招商如何在网上做推广宣传哪种方法好
崇左刷卡机POS机代理招商如何在网上做推广宣传哪种方法好
POS 机不仅可以用来养卡,还可以用来支付。无论是商家还是个人都...

智能推荐

找济南体检代检服务帮助注意防骗事项
找济南体检代检服务帮助注意防骗事项
找济南体检代检服务帮助注意防骗事项,对于乙肝朋友们来说,不担...